可以不成功,但须负责任

当栀子花开的时候,校园便唱起别离歌。
内容来自此时此刻,也许,我该重复你们听了许多遍的寄语:譬如感谢师长、感恩母校、感怀时代等等,那样很合时宜,但我猜想,你们并不爱听。上外的好,老师的恩,大家已经感受了4年,不会因为我的赘述而增减分毫。我不是来唱赞美诗的。前几天,上外官网上的一张图片吸引了我的注意:一位叫安来宁的校友席地而坐,倚靠在越野车的轮胎上,拨弄着吉他弹唱原创歌曲《再见,文汇路》。有点文艺,有点沧桑;似在向往,似在回避。今天早上,我特意走在文汇路上,努力地寻味安同学徘徊在此路的心情。我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这图片,是不是某种寓言关于毕业后的寓言?
如果是,那么,我的发言便有了几分针对性。我讲的主题是:可以不成功,但须负责任!
清风文学网6月上旬,高考结束的时候,曾流行一个段子:说是考上大学的同学注意了,要记得和没考上或者弃考的同学搞好关系,等大学毕业了好去他们的公司打工;考上一本的要经常联系二本的,未来家乡的领导没准儿就是他们。二本的要和大专的搞好关系,他们很可能就是你未来孩子的老师。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生活就是这样充满喜感或者荒诞。在座的诸位同学毕竟是上外毕业,应该不会去没考上大学的同学那里去打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诸位未来的职业生涯顺风顺水,相反,可能充满坎坷。以我不太丰富的经历测度,在毕业后的头三年里,诸位有可能经历三种感觉:
清风文学网

遇到一个师大的老同学:
清风文学网_永利皇宫官网,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教了二十多年书,有什么感想?我问她。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有,也没有。我教初一和初三,年年毕业班的学生对着我哭,我也陪他们哭。一转身,我又迎接新生入学。他们对着我笑,我也陪他们笑。在同一个学校里,甚至同一栋大楼里,我哭哭笑笑了二十多年,哭老了,也笑老了。可是,而今他们在哪里?
清风文学网想起我小学毕业时的情景,往事如在眼前。青青校树,萋萋庭草,欣沾化雨如膏唱着唱着,全班同学都哭了。大家红着眼睛送老师礼物,搂着彼此依依不舍地道别。每一幕,今天都还那么清晰,只是,他们都在哪里?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女儿也幼稚园毕业了。其实,她的毕业只是做样子,幼稚园跟小学在一块儿,连教室都连着,升人小学只不过换间教室,换个老师而已。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