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正传: 无可奈何的情人

武后自己妄言是弥勒佛再世,又谬称自己是周武王的后裔,这样,把迷信与古典混而为一,闹的紧锣密鼓,乌烟瘴气,竟而开创朝代,野心终于实现了。她采用周朝历法,兴建明堂,都是为要表示于古有征,借以取悦百姓。就如赶庙唱戏,虽然不真实有用,却也轻松热闹,足可以创造一种新奇畅快的气氛。她利用佛教的种种仪式玩几套把戏,却也显得辉煌壮观,不过结果是在一把通天大火之中,烧得干干净净。在这一场戏里,武后的情人大和尚冯小宝倒不愧一个丑角,在历代皇后的情郎之中,可算是耗费国帑为数最大的了。

  大和尚冯小宝是疯狂的,确是不假。他想入非非,迷恋庞大灿烂。而武后也犯有这个毛病,结果自然是一切都堂皇壮观。在武后天授元年,武后又创造了十二个作为“天”、“地”、“风”、“君”、“民”等解释的新字。又给自己的名字创了个新字,上为“明”字,下为“空”字,意思与“照”相同。表示日月向下面的空处宇宙照耀。她是以这样高高在上向下面空处照耀自比的。可是如此太不妥当,因为天下没有女人以其下面庞大之“空处”来号召的。她幸而不知道在茶馆酒肆传遍的淫秽的笑话——谁去填这个巨大的空处呢?当然。一个和尚的秃头就成为一个最好不过的笑料了。

  不过,武后在她的迷信之中的佛光普照之下,她相信她和大和尚携手并进之下,他们的成就就是无限的。大和尚他曾督建过万象神宫,建过天堂,他也创造了《大云经》里伟大的神话——武后是弥勒佛转生。听来很轻松有趣。没有人对这种说法认真,也没有人真个有什么疑问。武后现在是力倡佛教,因为她自己就是一个佛。在武后天授二年,武后下旨,凡在行进的行列之中,和尚与尼姑必须排在道士之前。在次年四月,在广州河畔屠杀了三百妇女儿童以前,武后下了佛教中一条有名的禁令——禁止杀猪。

  冯小宝,武承嗣,与武后的女儿太平公主现在想尽方法要证明武后是真佛。于是用很多很多形容佛的字加在武后的头衔上。武承嗣永远是领先奏请。有一次,他呈上两万六千人的签名,请武后在名字上加尊尚的头衔,大都是佛名上惯用的。武后最初是“圣母神皇”;后来开创新的朝代“周”以后,改称“圣神皇帝”;等到长寿二年,改称“金轮圣神皇帝”,那是正在万象神宫落成之时;在武后延载元年五月,又加尊号改称“越古金轮圣神皇帝’;就在同年十一月,又加尊号“慈氏越古金轮圣神皇帝”。武后对这些尊称是乐之不疲的。

  武后对宗教的狂热一直持续到冯小宝对她移情别恋为止。冯小宝终于对武后厌腻了。武后虽然善于化妆,可是已届七十二岁高龄。弥勒佛的大肚子不像以前那么富有魔力了。大和尚冯小宝,现在又富又贵,躺在白马寺里,另有寻欢取乐的办法。武后屡次召他入宫,他都借口推辞不往。武后大怒,冯小宝实际上是胁迫武后任其为所欲为。冯小宝如今所作所为,武后都不清楚。冯小宝业已把数百身体强壮的男子剃度为僧,其中有打拳的,摔跤的,干的都是冯小宝以前干的行当儿。冯小宝把这些人养在庙里,住所极为精美,也都算是“和尚”。

  武后无法制止这事。冯小宝是武后惟一惧怕的人。武后当时也另有了情人御医沈南璆。冯小宝闻说此事,怒不可遏,于是对武后越发傲慢无礼,有时勉强去看看武后而已。武后对他已失去了诱惑力。冯小宝了解武后,当然比谁都清楚。他把武后看成一个弃妇一样。冯小宝好像真个疯狂了,可是他也并不真疯,他知道他对武后沉默疏远,武后对他最毒的手段,也不过不再理他,任其自然罢了。

  武后别无良策之下,令冯小宝为朔方道行军大总管,北击突厥。这样可以使他远离京都。这时冯小宝的权威一时无两,大臣之中无人可及。冯小宝可算贼星发旺,大军到时,突厥因内部倾轧失和,中止入侵,引兵而去。冯小宝立碑记“功”之后,凯旋回京。

  现在新年到来了,由初一到十五一直是欢度佳节。照例,善男信女都进庙烧香。这时万象神宫开放,悬挂彩灯,灿烂辉煌。冯小宝已将“战功”奏与武后,并奏知武后他将大事庆祝。他满以为凯旋归来,武后必然对他大有升赏。哪知武后表示欣慰之外,别无动静。

  冯小宝于是进行庆祝战功。画在布上的二十丈高的大佛像,悬挂在宫门之外。在上元佳节,各处悬灯结彩,真是万人空巷,人山人海。在皇官前万头攒动,冯小宝吩咐向观众扔钱布施。

  大和尚薛怀义满以为武后会照往年前来观看。他曾特为武后准备一项节目,将武后看做一个活佛,以示尊崇之意。他曾向人说武后要驾临观看,大家要等待武后光临。他想武后一来,他脸上特别光彩,因此可以显示他并非已然失宠。他一等再等,武后竟尔没来,原来正和新情人沈南璆在一处欢乐呢!冯小宝怒火难消,决心报复。

  当天夜里,一时老羞成怒,向那座耗费国家无数金钱兴建的天堂放了一把火。天堂里的大佛大概有两百五十尺高,里面用麻外面用石灰做成的,遇火燃烧起来,真像一个万丈金神,全庙都在一团火中,火焰冲天,火星四窜。大火在北风助威之下,烧着了前面的万象神宫。万象神宫转眼之间也成了一片火海。皇宫前的天津桥一带照耀得如同白昼。在那两座大殿之上火势熊熊,真是辉煌壮观,各处看灯的游人都在远处观看,火势有四五百尺高。这时那二十来丈高的大佛像已撕成片片破布,火星飞蹿过去,也着了起来。看火的观众大吼道:“佛的鼻子着火了!”火把佛的大鼻子一块一块烧完,群众看得好不痛快。油漆与血燃烧的气味与宫殿燃烧的气味混合在一起。有的火花竟飞窜到北市那么远。天空中高达一里的红光在全城都可看见。

  次日清晨,巨大的木材与硬木雕饰的火还没熄灭,有的地方仍在冒烟,有的地方发着碎裂声,仍然烧着。只有殿顶上镀金的铁凤凰还在,但是熏得焦黑,扭曲着弯在一边,看来非常古怪。

  这是正月十五灯节夜里一场有名的大火。薛怀义这个大和尚是借此警告武后对他用情不专的。在他的疯狂的幻想之中,这场通天大火就像一个红色的鬼怪,看来也颇为悦目,令人十分舒畅。

  武后是不是要惩治他呢?冯小宝知道武后不敢。这事情发生之后,武后觉得很丢脸,但又无策可施。她知道这是谁放的火,也知道为的是什么。她对朝臣说,只是因为工人疏忽,一堆麻引起了火。她下令要重新建筑这座明堂(最初是叫万象神宫的)。还用冯小宝来督修。武后虽然觉得很难为情,但是仍然不愿开罪这位大方丈。她知道自己诸事慎重,万一一时小有不忍,招恼了冯小宝,冯小宝一打定主意要各处散布武后淫秽的事迹,那时岂不反为不美。

  武后现在深恨跟这种粗人,这种流氓,这种骗子纠缠在一起。引用法律审问他当然不行,那未免贻笑四方。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审问这个疯和尚,当场什么事也会闹出来,众人一定会侧耳谛听那种猥亵的故事。她的淫行丑事岂不要传遍全国。结果还是自己吃亏。也许会像郝象贤在刑场上描绘武后的淫行丑事一样(见三十一章)。何况冯小宝比郝象贤知道的更多;他若把一切的丑事和盘托出,武则天就成了古往今来的第一个淫妇了。冯小宝既受审问,也不能用东西堵他的嘴,还是索性杀害他省事。

  侍御史周矩上本弹劾冯小宝。说冯小宝擅自招募一千壮汉匪类,藏在白马寺里,伪装僧人,实系阴谋不轨。周矩请武后将冯小宝这位大方丈移交法办。武后不愿认真。

  武后说:“我看不必。”武后好似有所顾虑。

  周矩回奏说:“臣深信薛大方丈必有异谋。臣有很多事要问他。”周矩颇为坚持。

  武后想了想说:“好吧。你下去。我立刻派他到你那里去。”

  周矩只好回去,不信武后会派薛怀义去。他到家不久,真出他意料,大方丈也到了。大方丈把马拴在门外,昂然阔步走进了这位侍御史周矩的官衙办公厅。这位粗壮的大和尚一坐就坐在一条长椅子上,两只脚也放在椅子上,哈哈大笑了一阵。

  周矩叫冯小宝过去受审问。这个大方丈忽然从长椅子上一跃而起,大踏步走出屋去,骑上马走了。

  冯小宝这样无礼,周矩奏知武后。八成是武后教给冯小宝故作疯痴的。

  武后对周矩说:“大和尚是疯了。这样个疯子不值得去惩治。白马寺里那些别的案子你去办好了,你看怎么处理好就怎么处理吧。”

  周矩别无他法,只好照办。他审问了其余那些和尚,都发配到远方去了。

  太平公主一向对什么事情都清楚,现在来见武后。她和武后一样担心,恐怕弄出笑话,丑事外扬,自己也纠缠在内。她自己也特别淫荡,十六岁时喜欢着男装。

  太平公主向武后说:“怎么您让那个秃脑袋在京里这么胡闹呢?得赶紧制止才好,这样闹下去怎么成?”

  武后苦笑了一下,说:“事情不简单。我有什么办法呢?”

  太平公主说:“交给我吧。我对付他好了。这种事情谁能忍耐!”

  武后心里明白:“好,可要小心。”

  太平公主令人给冯小宝去送信,说武后为重建明堂,有事跟他商量。随后找了二十几个健壮的妇人,都拿着绳子、杠子、扫帚把,告诉了她们怎么行事。时间到了,她和那些健妇一同到瑶光殿,瑶光殿是冯小宝去见武后必经之路。太平公主同时告诉武攸宁在羽林军中选一些卫士隐藏起来,预备行动。

  一切安排妥当,太平公主站在走廊之下等候冯小宝。冯小宝通常都带着仆从骑马而来。在白马寺的那些和尚被放逐之后,现在又接到太平公主的这封信,冯小宝这位大方丈有点犹疑。后来,他想起武后设法使他免受审问,武后告诉侍御史周矩放了他,新近这样救了他。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进了皇宫的北门,向四周围探望了一下。在宫门和宫里的住宅之间有一座御花园。绕过一个池塘,他走到了宫中住宅的背后,在池塘与住宅当中有一段回廊。他又留心向左右前后打量,没有别的,只有平日的一些宫女。太平公主站在走廊之下,向他微笑招呼。冯小宝下了马,把马拴在一棵树上。忽然间,好多健妇窜出来,把好多绳索往他身上套,这样把他绊倒在地,就像一条鱼落在网里一样,随之,那些健妇用木杠和扫帚棒子往他身上乱打下来。冯小宝大声吼叫,他自己的仆从早跑光了。这时,卫士们也从隐蔽处跑出来,蜂拥而上。太平公主下令当场把冯小宝处死,尸体送回白马寺烧化了事。

  这件事做得干净利落,武后对太平公主非常称赞。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大和尚薛怀义这段插曲就这么结束了,这只在他火焚明堂的一个月之后。武后因为对冯小宝这位大和尚非常厌恶,对佛教也冷淡下来。冯小宝死了十三天之后,武后宣布把“慈氏”和“越古”从她那一长串尊号上删除。她仿佛一个在魔力下苏醒过来的人一样。

  因为新情人沈南璆是个儒医,武后也崇拜起儒教来。就在那一年九月,改年号为“天册万岁”,次年正月又改为“万岁通天”。这因为在孔教之中“天”就是“神”。新明堂竣工之后,改称“通天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