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不需要暧昧,上你的班就是了

小暖开始留意到徐睿,是在一次同事的聚会后。挺晚的,小暖打一辆出租,上车前徐睿盯着司机看了一眼,又认真记下了他的工号,这般细致入微的关怀,让小暖的心就像流沙一样,缓缓地、缓缓地陷了进去。

前几天有个朋友问我,是不是几乎每个公司都有那些见不得人的事。

我喜欢谁,谁就最漂亮

见不得人的事,比如?

徐睿是那种很打眼的男子,挺拔,俊朗,文质彬彬,是公司里业绩最好的投资顾问,而小暖则是公司新进的文员小妹,谁都可以使着她复印传真或者去倒茶,每天在办公室里加班加点,薪水却是公司里拿得最少的。

比如领导喊你一起出差,晚上再……

在那次同事聚会之前,小暖几乎没有跟徐睿讲过话。他的身边总是绕着公司里几个最漂亮的单身女孩,她们为他明里暗里的较着劲儿,争先恐后地对他献殷勤,而他的态度总是淡淡的,又淡淡的,有时候小暖也想,像徐睿这样的男子该是怎样的女孩才能配得上?

这种事,在那种职场电影里,不是必备桥段吗?

后来,小暖便注意起徐睿来,注意到他每天进办公室的时候都会往她这个方向看上一眼,目光在空气中碰上的时候,她的心里扑通地直跳,有种溺水般的呼吸困难。再一想,心里就灰了下去,想来徐睿看的人是身边的某某或者某某某,一排一排的格子间,她把自己的心事给紧紧地捂了起来。

可重点是,这事发生在一家真实的设计公司里。WORD天,我是不是错过了之前公司的很多八卦!

有天听到徐睿在茶水间里被别人问起,徐睿,你说公司里谁最漂亮?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小暖的神经变得细细的,她很害怕知道答案又很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那个名字一定会刺疼了她。但是徐睿只是浅浅地说了一句,我喜欢谁,谁就最漂亮。

但任凭思绪乱飞,回顾自己经历过的民企、外企、小公司、大设计院……好像,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呀。

这句话延伸出来的意思是徐睿喜欢的人就是公司里的女孩,这件事成了大家很热衷的话题,会是谁?又会是谁?把公司里最精英最漂亮的女孩都提了个遍,但谁都没有想到去提小暖的名字,在旁人眼里她是最不可能的,虽然长得也算清秀,但在万花丛中,那就是一抹可以忽略的绿。


小暖听了别人猜测的名字,也自嘲地笑笑。她知道自己应该绕开徐睿,但她的感情却是越发的不可收拾。

是小五你自己才色不佳,遇不上吧。经你这么一提醒……我似乎想到了那么几件事。

去茶水间的时候,一不小心被端着咖啡的徐睿给撞了,咖啡泼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但他们不约而同地说了一句,你没事吧?小暖笑了笑,摇摇头,指了指他的白衬衫,现在用水洗一洗,等干透就不好洗了。

比如某年某月,被直属男上司摸过手和脸蛋。

说着,她低着头用湿纸巾轻轻地搓揉起他身上被咖啡湿到的地方,下意识抬头时正对上他怔怔的目光,她的手有些哆嗦,脸滚烫地犹如一场高烧。她突然意识到这样近的距离是过于暧昧了,她被这样的自己给吓了一跳,慌乱地擦干净他衣服上的污渍,转身就跑了。

再比如某时某刻,不小心看到同事和上司一起吃烛光晚餐。

那天晚上她加班到很晚,徐睿也在加班,寂静的公司里只有格子间里的她,还有敞着办公室门的他,她抬头朝他的办公室望了一眼,又望了一眼,觉得有种莫名的幸福,这里只有她和他,也许只是这样每天地看着他,就已经觉得很幸福。

还有那次在大悦城……在太古里……

徐睿走的时候,问她要不要一起,她的心里满满地都是狂喜,面上却带着拒绝,不,你先走,我还得忙一会儿。徐睿的表情有些迟疑,有些失望,他还想要说什么,但小暖已经低下头去了。她不是在玩着欲擒故纵的游戏,她只是觉得这样已经够了,她没有想过要得到更多,拥有更多,这些喜欢着徐睿的时光是属于她自己的。

难道,设计公司也难逃如此暧昧窘境?

在他的秘书替他整理打印文件的时候,她会不失时机地过去从他的秘书那里接过来替他做;在他在办公室里询问着某个公司的电话或者某一份资料的时候,她会迅速地不同声色地传给他;在公司里开会的时候,作为文员的她会记得他说过的每个项目、每次数据分析甚至是每一个客户的资料,她的大脑就像一台资料庞大的电脑,准确地作出反应为他的问题补充回答……她的表现令公司里的人刮目相看,他们说她太强大了,怎么会记得那么多!

“但是,上司说,想上位就要陪他啊。”

其实不是因为这份工作,而是因为他。她想要帮到他,想要他在作出一些投资判断的时候用她记得的数据和资料给他一些建议——这就是她的喜欢,并不伟大,却足够细腻。

上位?上位了你不还是个画图的。你能和你老板一样坐在办公室里看别人画图吗?

小暖的好记性连公司的领导都听闻了,他们觉得这个小文员还有两把刷子,他们给她升职,做了投资部营运经理的秘书。调令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来向小暖祝贺,但她一点也不开心了,她不能在格子间里工作了,不能抬起头来就看到坐在办公室里的徐睿。

哼,小五,你这样不过是没吃过葡萄,说葡萄酸罢了。

她到茶水间里倒咖啡的时候,徐睿又进来了,他说恭喜你。但她的表情却像是要哭出来,这太突然太意外了,她要到另一层楼去上班,虽然只是楼上楼下的距离,但加班的时候不能陪着他,开会的时候不能看着他,也不能替他复印打字,不能在茶水间里与他闲聊两句,她就觉得这是种灭顶的灾难。


那个,他望着她慎重地说了句,我今天要出差,能送我去机场吗?有几秒钟的时间,小暖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他要出差,让她去送,那是什么意思?他又问了一句,可以吗?他的声音里透着紧张,他的脸竟然挂着羞怯的表情。这一次,小暖听明白了,她的脸迅速地发烫,点点头,又点点头。

谁说我没吃过葡萄!

徐睿是开车去机场的,他对她说他知道一条绕路,不用上高速就可以到机场。这真是一个拙劣的谎言,不是为了省高速路的费用而只是想跟她多待上一会儿。快到机场的时候,他把车停在路边,他转过身深深地望着她,他说,小暖,其实我一点也不想恭喜你升职。

罢了罢了,我还是揭开自己当年的伤疤,跟你们八卦一下吧。

她的心里就像什么被打翻了,一阵地慌乱。她为这样的表白想要哭,想要笑,内心百般情绪,却只是静静地,静静地望着他。

想当年,也就是在上文说到的,被男上司摸手那时。我反应虽然迟钝,但还是知道自己好像要被潜规则了。

他低下头来想要吻她的时候,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但他们的吻却被一个电话给惊扰了,她急急地从包里去翻手机,慌乱间包里的东西都洒了出来,徐睿替她捡的时候,听到她对电话里的人说,我一会儿就回来,你先吃。

由于那时候刚工作,傻白甜一个,也不知道天高地厚,就想着试试看这种职场暧昧最后会怎么样,于是我亲身做了很多实验。

你男朋友?徐睿艰涩地问。

比如在汇报项目之前,我在茶水间“偶遇”他,对他宛然一笑,假装不经意间碰到了他。那么我那天的汇报就会非常成功。

不,是我弟弟。小暖咬了咬嘴唇,说。

如果我那天没有给他任何暗示,那他会有几天不给我任何工作支持。

他的表白,让她不得不离开

我还记得有一次,因为心情特别好,忘记了那段时间是实验臭脾气的对他,就在茶水间里跟他打了招呼。他特别高兴,拉住我问:“你前几天怎么了,是不是不开心呀,我看你那时候都没怎么笑。”

徐睿出差回来的时候,小暖已经搬到楼上去上班了,虽然是升职了,工作倒是比做文员更清闲了一些,在电梯间里遇到徐睿的时候,她不由地紧紧握了握自己的手机。

KAO,不是姐前几天不开心,是姐在看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领导!

徐睿刚才给她发短讯,约她在公司顶楼的平台那里见。

我捋了一下刘海,笑着撒娇说:“前几天加班太多,实在没有精力,每天都困死了。”于是下午的时候,我的项目分走了几个,还增加了人手。

小暖穿着一条荷叶边的裙子,她知道今天是徐睿回公司的日子,特意地换上了这条裙子,风一吹,荷叶边会翻起来贴着她的脸,就像那天和徐睿还没有完成的吻,柔柔地。

看到这里,你们肯定觉得,小五你就是一绿茶婊,平日里看起来没什么,但背地里肯定是和他做了除了拉拉手以外的事,他才会这样。

徐睿站在她的面前,他说小暖,你为什么不回我的短讯不接我的电话?他说小暖,还记得我们去见国丰公司老总的那次饭局吗?我喝了很多的酒,而你去找服务员为我泡了一杯浓茶,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是我要想要的那种妻子,小暖,我想和你在一起,可以吗?

哎……你们不要把人想的那么猥琐好不好。你愿意和一个大你8岁、有孩子的人上床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